-

-王允-
-林方-
-海洁-
*雷boy允boy*

新浪微博@江先生是我喜欢的人
@梁啄骨

“写自己想写的 仅此而已”

我的星河,仍然没有停下追逐太阳骑士的脚步。先前我说他们并肩了。但是可能在星河眼里,老菊永远是他心里那个熠熠发光的、值得他一辈子追逐的人吧。

这个所以,真的太戳我了。不是谁都担得起这样的因果关系。但是他是王老菊。

(内心↓)
这是什么!!是粮啊!!!!
官粮啊!!!!
就算这么这么久一点互动都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我爱王允一辈子😭😭😭

文素来自 《关于风起时》-唐映枫

第一次认真发的手写献给映枫男神。
映枫的词,是直击我灵魂的。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码来自勉。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

>随便写写 TAG随便打一下 希望不要介意
>就是觉得 对他来说已经是过去时的东西 我还心心念念地惦记着 有点说不出的难受

不知道是身高带来的头顶上方空出一块儿的压迫感,还是常年的性格积攒而成的,他身上总携着一丝阴霾的味道。无声地,压在他的瘦弱的肩膀上。走路的时候,步伐沉重,脚下却发飘。如同踩进了棉花团里,是下陷还是落空都无从知晓。总觉得在他身上的某一处,藏着一方阴影。而他就在那块儿阴影里安居做窝,并与房东相处融洽。就这样安然无事地过了近二十年。
然后,他遇见了高高在上的太阳。坦然的,明亮的,为他驱赶了阴霾。将那一亩三分地,照的发亮。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眯了眯眼睛。
从那天起,他沉重的步...

凑个热闹

小小地期待一下下👀✨

今天下午星河拿兔兔的直播间直播唠嗑什么的 然后讲到up里面性格好的其实不多 我就发弹幕问他说
“老菊人怎么样!!”
他给我的答复是
“不评价大主播。”

不.评.价.大.主.播.

我不知道你们听是怎么理解的 反正我觉得是把明晃晃的刀子。
这已经是第二次回避评价老菊了。

之前在他直播玩魔兽的那段日子 曾经有一次评价过游戏区的好多up主 然后我也是发弹幕问他老菊呢 他当时是说
“老菊有免免了,不做评价。”

我个人来讲是真的觉得这两个理由都好勉强…老菊为什么算大主播 这按什么算的 粉丝数吗 那芳芳和boy不也是大主播吗??为什么就能评价了啊…
而且还是那种不假思索毫不犹豫的回答。

有没有同好给点别的角度...

“明明是老菊先的啊。”我朋友这样跟我说。

对。明明是老菊先的。
那个时候允星河还没开始做视频,他只是老菊万千粉丝当中不起眼的一员。每天躲在被窝里,或是在哪家便利店长龙般的队伍中,塞着耳机耗着流量,专注地沉浸在掌心发亮的屏幕里。
沉浸到那个,只有王老菊的世界里去。

是王老菊先来的。
是老菊第一个走进他的心里。站在前方模糊一片的白色光团中央,好像一伸手就能够到。是老菊第一个让他起了追赶的念头,踉踉跄跄却不愿放弃。是老菊给了他动力,让他变得更好、再好、越来越好,直到好到被大众所喜爱,好到足以光明正大地站在王老菊身边。
两人站得很近,近到允星河甚至可以嗅到王老菊身上极淡的味道,像是肥皂泡。
允星河抽了抽鼻子...

来日方长05

*取材于“七夕当天允星河在兔兔学校门口等她给了她一个惊喜”
*私设允星河是高中生 王老菊是大学生

允星河背着黑色的双肩包,不紧不慢地随着人流往校门口走去。
今天是七夕。他漫不经心地想。嵌在地上的小石子被他鞋尖踢了出来,一脚踹出几丈远也浑然不觉。
怎么说也是有对象的人了啊……

就在一个多月前,允星河交了个男朋友。说他是同性恋并不准确,只不过他喜欢的人碰巧是个男的,仅此而已。不管是往前还是往后八百年,他都不会再喜欢上第二个了。这一点他十分确定。

王老菊,学名允星河的男朋友。上海在读985大学生,成绩优异。是允星河爱慕已久的人。允星河回想起来,两人在一起后与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允星河忙着学习和准备...

ECHO<海洁>

*RUSSELL视角

在时间匆匆掠过的二十多个年头里,我看见大海,便只念着大海。长久以来,当海风抚过我裸露肌肤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只有水声。海水涨潮,浪花涌过来,拍打着沙滩与礁石,裹挟着泥沙漫过足背。海水退潮,浪花逆着时间奔跑,潮水再一次掠过足背,带起细微的瘙痒感。脚下的泥沙随着水流退去,重心不稳,身体下陷而前倾。抬眼就瞧见潮水再次涌来,如此循环往复。

而现在。海水掠过足背的时候我想起她水蓝色的发丝,在面颊处轻轻拂动的触感。望向泛着白沫的浪花从雾气弥漫的地平线处涌来的时候我想起她宝蓝色的眼睛,比大海深邃一些,比宇宙清澈一些。那里跳跃着晶莹的光——是属于少女的情绪。我不大懂,但时常觉得惬意。...

来日方长04

*梗源自情话墙的投稿↓
*“你是甜的吗?”
  “我不知道,你要吻我吗?”
*小甜饼

上海的夏季时常下雨。

允星河在王老菊出声提醒“下雨天不要玩电脑”的第二遍后终于认命地按下了关机键。他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身体向后靠过去。他将后颈搁置在椅背上,百无聊赖地将右臂直直地高举,望着叉开的手指出神。
雨水沿着倾斜的屋檐、顺着光滑的玻璃窗一路滚落,留下一道道蜿蜒的水痕,然后转变成一粒粒的小水珠,依附在玻璃上,如同清晨时起的那层水雾。雨打在窗台上的声响使得屋里的寂静平添了几分空旷感。在这中沉寂中呼吸,仿佛能感受到身体正在缓慢地蒸发,白气缭绕着消融在空气里。
允星河一直举到肩膀泛酸才放下手,他侧头看向盘...

© 梁啄骨. | Powered by LOFTER